再配上他的书画双绝的名号在这洛阳城内也能搏

 
    “报告,我腹中一阵剧痛,提问,茅厕在何处啊?”
 
    为了配合自己拙略的表演,顾峥还不忘记给自己脸上挤出一个扭曲的表情。
 
    这些在宫中本就是排演歌舞剧为生的乐司坊内的众人们,见到了顾峥这种表现之后,却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
 
    “哎呦,这位先生要如厕?行啊,来人呀,带他去后边的茅房吧,不过,可是要把人给看住了。”
 
    “万一这位先生不认路,一不小心的跑出了宫外还是小事,若是跑到了什么不应该去的地方,冲撞了贵人,到时候可就不是挨上几下子哨棍这般的简单了啊。”
 
    得了,他们这是把顾峥当成了想要借故逃跑的人士了。
 
    你们真的是误会了啊。
 
    依然是扭着脸的顾峥,十分乖巧的随着乐坊之中的粗使就来到一处打扫的很是整洁的茅厕之中,对方在一撩帘子,指了指恭桶的所在之处之后,也不与顾峥多做废话,转头将身子一背,帘子一放,一左一右站在两旁,如同门神一般的守起了门。
 
    除非这顾峥会隐身术,这情况,他就算是插了翅膀,也飞不出去了。
 
    本意只想找一处安静的地方的顾峥,对于对方的做法并不在意,他还饶有闲心的找了一处干净的恭桶,将盖子一掀,裤子一脱,径直的就在上边闭目养神……顺便解决一下人生三急的大问题了。
 
    待到他再一次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先是面目狰狞运了一口气,随后就发出了一声尤为舒畅的叹气声。
 
    ‘噗通’
 
    “爽啊。”
 
    腹中被清理一空的感觉,无比的美妙啊。
 
    至于你说委托人的记忆以及他的愿望?
 
    那叫多大个事儿啊。
 
    委托人这事儿啊,也就落在顾峥的头上的时候,他才觉得不是个事儿,这要是落在那些天天都过双十一的单身狗的身上的话,那就是天塌下来一般难以解决的问题了。
 
    你问这一次的委托人面临的是什么问题?
 
    还用问吗?
 
    爱情啊!
 
    那个让人心颤又心酸的小妖精。
 
    有人是求而不得,瞧着它们与自己一次次的擦肩而过,最终就成了一个孤独终老的主儿。
 
    而有些人呢?
 
    则是一次次的被青睐着,一次一个的来算什么?
 
    一窝蜂的蜂拥而至,最终形成了桃花朵朵开,被无数阿猫阿狗的羡慕嫉妒恨所包围,还要哀叹一声,真是麻烦的再拉一波仇恨的,那才是最高的境界呢。
 
    所以对于这种虚无缥缈的愿望,顾峥这种人自然是十分洒脱的,不当回事情喽。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吗,毕竟道家天师的觉悟要高于常人的。
 
    将这位委托人的记忆接受了之后,对顾铮还真有切到实处的好处。
 
    那就是顾峥长的琴技给完美的继承了下来,若是不出什么意外,再配上他的书画双绝的名号,在这洛阳城内,也能搏得一个青年名士的名号。
 
    但是,坏就坏在这一次的进宫路上了。
 
    记忆之中的顾峥,在张让的这一次抓人之中,毫无还手之,十分轻易的就被人给抓进了宫内。
 
    那侍女小枝也做出了激烈的反抗,但是这委托人却没有判断出当时的情况,只顾得端出一派世家名士的风范,直到自己的侍女被人打得抱头鼠窜,那些没有了阻挡的哨棍就要抽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他才做出了认怂的行为。
 
    挨了抽的委托人,灰头土脸的被人拉走不算,那伤重昏迷的小枝,被前来找寻顾峥的仆役发现抬回府邸的之后,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才转醒过来,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讲述给周围的人听。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啊。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